首页 > 恒峰小说

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——黄娥

来源:本站 作者: 发表于:2018-11-02 21:53:18  点击:2547
  黄娥父亲名黄珂,明朝成化年间进士,官至尚书,娶黄梅县尉聂新的女儿为妻子

  黄娥父亲名黄珂,明朝成化年间进士,官至尚书,娶黄梅县尉聂新的女儿为妻子。聂氏知书达理,贤惠懂礼,不但能操持家务,还善于管理孩子学习,她既担当母亲的职责,又以严师的角色教育黄娥,这种言传身教的启蒙教育模式,正是培养孩子的好做法,造就了黄娥小小年纪就脱颖而出,精音律,好书法,会作诗,能填词,晓散曲,作品脍炙人口,在京城享有盛名。

  黄娥自幼博闻强记,身为延绥巡抚黄柯家的女儿,求亲者当然很多,却因十二岁那年,才子杨慎登门拜年,躲在屏风后悄悄看了一眼,便义无反顾爱上了已有妻室的杨才子。从此再有媒婆登门,她便严肃宣告:要嫁只能嫁杨慎。消息传到杨才子耳朵里,杨才子哭笑不得,却也只以为是小女生家胡闹。谁知七年以后,杨慎不幸丧妻,悲痛万分。黄娥及时送上一首深情款款的小诗,刹那俘虏了杨慎的心,然后热恋闪婚,喜结连理。

  杨慎11岁能诗,12岁写有《古战场文》《过秦论》,才华横溢,与解缙、徐渭并称明朝三才子,他擅长经学、史学、哲学、语言学、音韵学、金石学、书法绘画,对戏曲音乐和民俗文艺等也有很深的研究,对明代的文化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电视连续剧《三国演义》开篇词: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这首《临江仙》就是杨慎为《廿一史弹词》第三段说秦汉写的开场词。

  杨慎才高八斗,同时他也是性情中人,为人处事执着坚持。明武宗驾崩后,因没有儿子继承,便由堂弟朱厚聪继位,即明世宗。世宗即位不久,便想将自己已亡故的父亲兴献王尊为“皇考”,享祀太庙。

  这个明显与明朝皇家礼法相违背,遭到了以杨廷和为首的内阁派的竭力反对,杨慎也涉及其中。父亲杨廷和被迫辞职回乡后,最终,杨慎也被发配谪戍云南永昌卫。这一连串的政治打击,只是转眼功夫,一切就成定局。

  消息传到四川大都,黄娥哭得死去活来。她担心夫君经不起路途艰难,决定赴京护送。待她赶到京城,身披红色囚衣、项系沉重枷锁的杨慎已被解差押送出城。黄娥紧追不舍,终于在潞河渡口得与夫君相见。看着夫君满身创伤、虚弱不堪,黄娥痛不欲生,夫妻二人抱头痛哭,行至江陵驿站,杨慎再也不忍心妻子随同受苦,便力劝黄娥回新都老家。 黄娥不愿离去,但是架不住丈夫的一再劝说,黄娥忍住悲伤,与丈夫诀别。但是不想这一别就是三十多年。

  在二人分别的三十余年间,黄娥与杨慎只有过两次相聚,一次是黄娥思夫心切,跋山涉水去永昌探监,在杨慎流放地住了两年多;一次是父亲杨廷和病故,杨慎获准回家治丧。

  夫妻分离几十载,终于盼到杨慎七十岁了,按照明朝律例,年满七十岁者即可解甲归田,却不曾想,杨慎刚刚回到四川,朝廷的鹰犬就将其抓回云南服役。

  这嘉靖皇帝大赦天下,可以原谅所有人,就是不放过杨慎。黄娥与丈夫安度晚年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。不到半年,杨慎在一座寺庙中含恨郁郁而终。黄娥听到消息后,不顾花甲年迈,执意奔丧云南,行至泸州境内,与丈夫的灵柩相遇,夫妻再见,已是天上人间,从此天人永隔,说不尽凄凉意。

  黄娥在几十年等待丈夫的日子中,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,黄娥写给丈夫的书信,从不经他人手邮寄或保存,包括自己的亲人,因此流传于世的作品并不多,仅就盛传的作品看,已足以展现其才情和气度,令人赞叹。

  她的散曲以清丽自然、凄美泼辣的曲风名垂青史。《四川总志》记载,黄娥“有文传于世”,但这位才女留存于世的作品却很少。这并非因为黄娥所作太少,而是因为她有随时写随时销毁的习惯,很多作品都没能保存下来。明隆庆以来刊印的《杨状元妻诗集》、《杨夫人乐府词余》、《杨夫人曲》、《黄夫人乐府》、《榴阁偶存》等是黄娥著作中的幸存者。

  黄娥在众多的才女之中,黄娥的经历也许是最平实的,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,没有跌荡起伏的传奇人生,但是黄娥是我最佩服的才女。在我心里始终如一,不离不弃才是最实在的爱情淡然如雏菊,清芬如栀子,她馨香、光华,令人喜爱,许多人不曾忘却她,以及她和杨慎的爱情。